用鲜血洗澡的沙漠猎手

  用鲜血洗澡的沙漠猎手你一定不会想到,在世界的一个角落竟然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水是如此缺乏,以至于只能用动物的鲜血来洗澡。生活在非洲纳米比亚境内卡拉哈里沙漠上的库夏依、桑高、图卡和波,就属于这样的一群人。他们被称为布须曼人,是非洲沙漠里最古老的种族之一。至少在几千年以前,布须曼人就已经是这块土地的主人了。今年,库夏依们的日子很不好过。卡拉哈里沙漠上雨水迟迟不来,口粮成了问题。身为一家之主,他们要承担起寻找食物的重任,所以,天刚蒙蒙亮,四个人就结伴出发了。沙漠里的生活十分艰难,但这里也不完全是不毛之地。刚出发不久,库夏依就发现了埋在土里的甘薯,它不仅可以提供淀粉和糖分,而且水分的含量也很高,这 在沙漠中是极为宝贵的。布须曼人对这块土地实在是太了解了,哪怕有一丁点水的迹象,他们也知道那背后代表着什么。甘薯虽然好吃,但最多只够自己食用,他们 还得给村里人带点吃的回去。一开始,库夏依想要抓几只野兔。布须曼人有一套抓野兔的非凡本领,常用的工具是一根长长的棒子。他们在棒子的一端固定上一个钩子,然后伸进野兔洞,把 另一端贴在自己的面颊上。一旦野兔上钩,他们就能感觉到棒子的颤动,快速往回一拉,就大功告成了。可今天似乎运气不佳,他们兜了一大圈,一个兔子洞也没找 到,四个人两手空空回了家。他们决定,第二天走得远一些,去抓几个大家伙。布须曼人的狩猎依靠用毒,不过他们的毒药比较复杂。配制毒药的时候,要将好几种成分混合起来,其中包括碾成粉末的当地一种植物的种子,看上去像黏土颗粒一样的一种昆虫幼虫,以及虎尾兰的根。桑高是制毒的高手,第二天天还没有亮,他就起来配制毒药了。桑高首先挤出昆虫卵的汁液,把它滴在一块长颈鹿骨头上,然后嚼碎虎尾兰的根,把他们和植物种子粉末及昆虫卵汁混合在一起,毒液就做成了。这种毒药的毒性非常强,仅仅是那种昆虫卵的汁液,就足以杀死一头野兽,经过配制后的毒药毒性更强,见效更快,不出几分钟,就能置猎物于死地,而且根本没有解药。因为有如此强大的毒药,所以布须曼人的箭头都很小,只要箭能够射伤动物,毒药很快就会发挥作用。天已破晓,猎手们该出发了。往哪个方向去呢?四人之中最年轻的波,拿出一块符石,随意抛出去。根据符石的指示,他会在日落的方向找到捻角羚和斑马,因此四名猎手决定往西走。狩猎这件事,既要靠技术,也要靠运气,谁也不知道猎物何时会出现。猎手们自己也不知道,这次狩猎将要持续多长时间,也许是一天,也许要几天,也有可能 是几十天。他们只带了一些必需品,主要是狩猎的工具。至于食物和其他需要的东西,他们会在路上找到的。他们懂得如何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生存。沙漠上最重要 的是水,他们把水盛在鸵鸟蛋里,然后藏在路上的灌木丛中,这样既可以避免被野兽偷喝,还能保持水的凉爽。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次的运气相当好,出发没多久,他们就发现了一群羚羊,猎手们立刻搭弓射箭,射中了几只羚羊。受伤的猎物放足狂奔,库夏依们在后面猛追。中了箭毒的羚羊很快就毒发身亡了。他们拔出刀子,将羚羊就地屠宰、分割。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血腥味很容易引来鬣狗,跟他们抢夺猎物。猎手们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猎物的鲜血倾倒进去,然后跳进去洗浴。这种看上去匪夷所思的习惯倒不是什么宗教仪式,只是布须曼人适应沙漠生活的表现而已。把羚羊收拾好以后,就该带着肉回去了。不过,这次的收获很丰盛,他们四个一次拿不完,剩下的肉只好先用树枝和香草裹好,埋到地下,然后又清理了地上的血迹,免得被鬣狗寻到踪迹。库夏依这四个人是一个小小的部落中主要的劳动力。由于沙漠生活的严酷,布须曼人无法保持大规模的群居生活,只能分散居住。对于库夏依这个小部落来说,几只羚羊足够吃上十来天的。回家以后,羚羊肉被熏制起来,做成熏肉。按照习俗,熏肉先送给村里的长者品尝,然后再分给每个家庭。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用鲜血洗澡的沙漠猎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