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作风”害了北宋

  “宋江作风”害了北宋

  读《水浒》,看到宋江骑快马悄悄向晁盖报信这一节,总不免产生一些联想。

  宋江职务不高,仅仅为郓城县一押司。这职务现在已没有了,若硬套的话,相当于如今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或秘书长。而宋家在当地也是富豪,钱财不缺。所以每当黑道上的弟兄在他的二亩三分地上犯了事,他既能仗义又能疏 财,上下打点,最终落了个及时雨的绰号。

  宋江拿着大宋朝廷的傣禄,接到上级命令,本应严格保密,安排缉捕事宜。真若如此,晁盖、吴用等做出天大事来的犯罪嫌疑人一举被剪除,怎会有梁山日后的一百单八将?郓城县不是宋江一个,两个都头朱仝、雷横也与宋江一样,把缉捕当成儿戏,一心想让晁盖记自己的好,反正没拿到人,上边也不会问。

  宋江报信后,晁盖让刘唐送金子以示感激,金子没收,信却留下,被二奶阎婆惜发现,演出宋江杀阎婆惜这一幕。闹婆惜们以为宋江们不敢杀人,所以大嚷大叫起来。这就大错特错了,宋江们有钱又有黑道背景,且是领导身边工作人员,杀了人也并不会怎样。如果不是倒霉地碰上维权意识浓厚,又具备一点儿法律知识的张文远,他这个押司本来还可以继续当下去的。即便事发,还有一个官府管辖不到,引渡不回的梁山可去。

  你看宋江发配江州,那一路上风光无限,都是当年仗义疏财的福报啊。作为理性人,宋江当然明白这些朋友比天威难测的主子们可靠得多。

  看来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根源就在于宋江作风。国家把权力分为很多种,交付很多人具体去办。可是去办的人都藏着个人的小九九,想把它换成急公好义的好名声或者强人的金银财货。宋江们把权力分租了,百姓也惶恐了,一个王朝也就快要变成背影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江作风”害了北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