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王

  纸鸢王

1934年春的一天早上,奉天城外张家屯的村民看见佐田军官带着两个日本兵气势汹汹地走进张乘风家,不由地都叹了口气,看来张乘风性命不保了。

  

这年是日本人占领东三省的第四个年头,日本人玩起了假惺惺的亲民活动,决定在四月五日这天恢复停办几年的纸鸢大赛,可有血性的中国人谁会买他们的账?就在昨天,王庄的纸鸢匠人王大炮不肯答应佐田前去参赛,结果恼羞成怒的佐田一刀把他劈成了两半。

  

张乘风的名头比王大炮大得多,他是奉天城几十年来的不二纸鸢王,日本人无论如何都要把他请到手。如果他拒绝,王大炮就是他的前车之鉴……

  

说起张乘风,可是奉天城无人不知不晓的人物。记得当年奉天城举行首届纸鸢大赛,才二十出头的张乘风也报名参赛,谁也没把他看在眼里。比赛一开始,天空中风筝纷飞,形态各异,无不栩栩如生,各展其能。张乘风是最后一个放飞风筝的人,他的风筝一上天,顿时全场都惊呆了,眼睛忘了眨,嘴巴张大也忘了合上,全都仰着头看着张乘风的风筝。他的风筝上居然站着个花一样的女人,在云端翩翩起舞,按孔吹箫!同样是纸糊竹扎的风筝,别人玩的是技巧,他张乘风玩的却是心跳,千百年来,谁见过可以载人上天的风筝?直到张乘风的风筝下了地,众人这才醒过来,把巴掌拍得通红。张乘风就这样取得了纸鸢王的称号,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头,这一称号从无易主。

  

可现在日本人找上门来了,以张乘风一贯刚烈的个性,只怕已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全村人聚集在张乘风的家门外,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奇怪的是,里头却没有争吵怒骂,静悄悄地就像没人在家似的,没多会儿,张乘风父子居然双双媚笑着把佐田送出门来!

  

就听佐田说:预祝张先生在这一届纸鸢大赛上创造更大的精彩!到时候皇家空军的零式战斗机也将参演助阵,鸢机共舞,军民同乐,这是我们日本人进驻奉天城的共同心愿啊。你们就准备准备,到时候皇军会派人来接你们。佐田带着日本兵走了,张乘风父子点头哈腰,一直把佐田送出庄外。

  

张家屯的人都惊呆了,一直在乡亲们面前说自己忠烈爱国誓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张乘风居然也变节求生?迎着乡亲们责难的目光,张乘风低下了头,满脸羞愧地说:他们要我参赛,不然就杀我儿子……我不怕死,但我只有一个儿子……

  

亡国奴,怕死鬼,你不配做中国人!还鸢机共舞军民同乐呢,你忘了自己的老婆和乡亲是怎样惨死在日本飞机的轰炸之下了吗?呸!乡亲们围上来,逮住张乘风父子,吐唾沫的吐唾沫,抡拳头的抡拳头,没多会儿就把他俩揍个鼻青面肿。

  

张乘风老来得子,儿子小贵只有十三四岁,被揍得哇哇直哭。张乘风叹了口气,一把搂过小贵,紧紧抱在自己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乡亲们雨点般落下的拳脚……

  

四月五日到了,这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正是放纸鸢的好时机。纸鸢大赛照例在城外的草坡上举行,奉天城的城楼上,绣着八爪金龙的黄伞盖下坐着伪满洲国的皇帝溥仪,旁边作陪的是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和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依次还有奉天城里的众多政要,城楼下是日本兵从奉天城附近聚集的千千万万百姓,确实是规模盛大,气势非凡。随着一声炮响,纸鸢大赛正式开始了,顿时各色精美纸鸢纷纷升上了天。

  

终于轮到张乘风出场了,这是这次纸鸢大赛的压轴大戏,纸鸢戏飞机。所有的纸鸢都从空中收了下来,张乘风白衣黑裤,腰缠大红腰巾,精神抖擞地牵着纸鸢大踏步走过来,而空中,小贵同样白衣黑裤腰缠大红腰巾站在纸鸢上。全场一阵欢呼,然后又是一阵哗然,纸鸢飞近了,所有的中国人都看见上面画着老大的一个膏药圈儿!

  

这张乘风,为了取悦日本人竟然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而小贵手中拿的也是一幅刺眼的日本膏药旗!

  

正当大家羞愧的当儿,一架日本战斗机轰隆隆地从另一个方向飞了过来,纸鸢上小贵把手中的膏药旗一扬,日本飞机径直向他飞去,箭一般朝他冲了过来。小贵腰杆挺直地站立,眼看着飞机就要撞上他了,他倏地一个后仰,使出个铁板桥的姿势,整个身子几乎平伏在纸鸢上,在瞬间躲开了这致命的一撞!飞机一拉杆,几乎贴着小贵的胸膛向上飞了过去。

  

尽管张乘风想的只是如何取悦日本人,但这样的精彩表演还是不得不让人叹服,全场先是一阵静寂,然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城楼上的溥仪、本庄繁无不交口称赞,齐齐跷起了大拇指。

  

飞机在天空盘旋了几圈,又掉头飞了过来,这一次小贵在飞机将要近身的一刹那,突然伸手抓住飞机底部的着陆架,离开了纸鸢,就这样悬在空中让飞机带着飞了一圈。飞机再次掉头往回飞,将要飞临纸鸢的一刹那,小贵突然松开手,整个身子炮弹般掉了下来!在一片惊呼声中,地上的张乘风不慌不忙一抖手中的绳索,纸鸢平平飞了过去,不偏不斜接住了下落的儿子!

  

又是一阵叫好声,飞机再一次掉头向小贵飞来了,大家都在期待更精彩刺激的表演,没想到就在飞机将要飞临小贵上空的时候,原本人机之间总是相隔着一个人的高度,张乘风突然一松手,纸鸢倏地向上蹿了一大截,与飞机几乎同一高度,而就在这一瞬间,纸鸢上的小贵双脚在纸鸢上用力一蹬,迎着飞机撞了过去!

  

正在高速飞行的零式战斗机猝不及防,给小贵撞了上去,高速旋转的螺旋桨顿时把小贵打得血肉横飞,而螺旋桨也瞬间给小贵撞成碎片,伴着血雨四散纷飞。在全场的注视下,飞机打着旋儿,断了线的风筝般栽落在地,轰隆一声炸得粉碎……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全场寂静无声,只有张乘风的声音响彻空中: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日本侵略者!他们日本人有先进的战斗机,我们中国人有纸鸢,我们还有一颗永不屈服的心!

  

本庄繁老半天才醒过来,气急败坏地直嚷:给我杀了他!马上给我杀了他……几个端着三八盖步枪的日本兵冲上来,随着几声枪响,张乘风浑身是血倒在地上,哈哈大笑了两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张家屯的乡亲们这才明白,原来张乘风父子早就想好了,他们来参加这次纸鸢大赛,早就抱有了一颗必死之心!他们含着泪厚葬了张乘风父子,然后更多的热血男儿拿起武器,义无反顾加入到抗日的队伍中去。是呀,一个永不屈服的民族,一群不怕牺牲的铁血壮士,你说胜利不属于他们还能属于谁?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纸鸢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