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影

  蝎影

  1 民国时期,古城密州因战乱致城池坍塌,满目疮痍,像一场大地震过后。密州城惟有北门尚完整,又被一些居住北门里面的富户人家,为防匪患,关了起来。北门外,竟然成了一个卖柴火和杂草的市场了。于是城北面要进城的人不得不绕道走东门或西门。

  古 历三月的一天,四个壮汉每人用扁担挑着一担高粱秸,来北门柴草市场上叫卖。到这儿时大约是早饭后时分,看样子路程远他们起了大早。他们分别将高粱秸,靠城 墙根站着,像当兵的排队一样一字摆开,目的就是为了方便买者观察高粱秸的成色孬好,以质论价。摆放好之后,分别擦了把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蹲了下 来。先是从腰里掏出烟袋,装上旱烟,相互点燃了,大口的抽了起来,一边吸着旱烟,一边你一言我一语,预计当天的行情。那天天阴糊糊的,冷风嗖嗖,来市场上 交易的人稀稀拉拉。快近中午了,人逐渐多了起来,壮汉才将手中的货便宜的卖了出去。将得来的钱数明白了,仔细的藏进怀里。然后收拾绳子挽在扁担上准备回家 去。

  就在此时,不远处有人大声喊,快看呀!城门上有一只蝎子像琵琶那么大呀!四个壮汉循声向城门望去。哇!可不,这么大一只 蝎子呀?吃惊的喊着,心想从来没见过。其中一个壮汉出于好奇,兴起拿起扁担要向城门奔去。另一个壮汉向前拉了他一把,问,你想干什么?我用扁担将那蝎子戳 下来!它会伤人的?我不怕!不怕也不要去!拉了一把没拉住,三个壮汉眼瞅着自己的伙伴向城门奔去。壮汉一溜小跑奔至城门下,举起扁担,不料壮汉手中的扁担 那头还没能触到蝎子,啪一声响,壮汉倒在了地上,手里还抱着扁担。见自己的一个同伙倒下了,三个壮汉急忙赶向前去,见壮汉倒在地上,一摸脉,脉息全 无,竟然气绝身亡,禁不住大吃一惊,嘴里喊着壮汉的名字,失声痛哭。再抬头望城门上的蝎子早已踪影皆无……

  啊呀呀呀!不得了了,北城门上一只琵琶大的蝎子将一个壮汉给蛰死了!赶集和围观看热闹的人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没有看到的,和在四周听到了的,立马撒腿四散奔逃。

  消 息不胫而走,越传越神。在现场亲眼目睹人是那只琵琶大的蝎子隔着扁担远的距离,将人给蛰死了,蜇人时发出的声音似乎像放了一个大炮竹一样。没有亲眼所见的 人夸大其词,说,那只琵琶大的蝎子隔着一丈远就将人给蛰死了。更有甚者,说,一丈比一扁担也长不了多少呀?我听人说是隔着俩三丈远就将人给蛰死了。这还不 算,蜇人时发出的声音就像天上下雨打雷似的……

  一时间满城风雨,被传得沸沸扬扬。北门外的柴草市场也随之没人再敢来交易 了。北门里的住户人心惶惶,大多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事情传到胡理县长耳朵里,也不寒而栗,同样是躲在县政府大院里不敢出来。大约事情过去了半个多 月,迫于市民的压力,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一县之长觉着不过问,怕是不合适。不得不带着二十多个士兵,荷枪实弹,前呼后拥,胆战心惊的来到城北门查找那只 蛰死人的巨蝎。士兵们将城门楼子的上上下下犄角旮旯,城门的里里外外、前后左右四处翻找了个遍,就是没有那只琵琶大蝎子的任何踪影。奇了怪了,那只琵琶大 蝎子就像世间蒸发了一样,销声匿迹。这时谣言四起,有人说这是只千年蝎子精,常年躲在大石头下或黑洞里,不喜欢见阳光,轻易不露面。那天阴天,估计它是出 来串门,回来经过城门楼子要到它的地下黑洞里去。路过城门时的一瞬间,不小心被城门下地面上的人发现了。壮汉好奇,也是逞能想要用扁担去捅它,你想它就那 么老老实实的被你捅,结果反被它所伤。估计它的洞穴就在城门周围,肯定非常隐蔽,事发之后它也早就躲藏起来了,事情都过去半个多月了,岂能让你找着它?也 有人神神秘秘的说那是一只神蝎子,一般蝎子的个头和蚯蚓差不多,那有琵琶那么大?这是只一般的蝎子吗?说不定是上天指派下来的一只神蝎子要它去执行什么公 务的。谁曾想在城门上刚露脸,就被地面上的人发现了,壮汉也看着了,他没脑子,粗鲁,不知好歹,竟然胆大妄为有意去冒犯它,它也是处于无奈,误伤了壮汉性 命。当然,也该当壮汉倒霉。还有人说……

  被蛰而死的壮汉老婆刘氏,是个细心的人,将自己的丈夫安葬之后,静下心来,越想越不 对劲,憋不住了,就去质问一起挑高粱秸,进城叫卖的另外三个壮汉。大清早起来,活蹦乱跳的一个人,你们四个一起进的城,为什么你们三个好好的回来了,我的 男人却死了回来的。你们说是被一只像琵琶大的蝎子给蛰死了,可我从来就没听说过世间还有那大的蝎子?退一万步说,就是有那么大的蝎子,也能将人给蛰死,这 倒有可能,但蝎子蜇人,人能立马会死吗?蝎子蜇人,我听人家说,应该是中毒而死,我怎么看不出我男人身上有中毒迹象呢?被蝎子蛰在身上那个地方?怎么说也 得有个伤口吧?我将他装殓入棺时就是硬没有发现被蛰的伤口。仅头面部有少许血迹,怎么找,也找不到伤口,那血是从哪儿流出的来呢?三个壮汉一时回答不出刘 氏这一连串的疑问。刘氏又问,听人说那只蝎子距离我男人,约三丈远,那你们四个不都在一起吗?若是在一起的话,那蝎子不蛰你们,惟独蛰我男人一个?三个壮 汉解释说,我们四个是在一起,卖了高粮秸秆之后正准备回家,是你男人离开我们三个举着扁担,捅蝎子时,被它蛰死的。你们怎么不拦着他呢?没拦住!这么说你 们四个当时不在一起?对,不在一起!距离有多远?我们三个距离你男人有多远,当时谁都没注意呀。但你男人去捅城门上的蝎子时,是距离扁担远被蝎子蛰死的, 这是我们亲眼所见。不是传说的一丈远,也不是三丈远。刘氏说,我不在现场,没有亲眼所见,听你们一面之词,我就是不相信。三个壮汉很无奈,说,你不相信我 们也没法让你相信!

  刘氏一根筋,怀疑是三个壮汉合伙预谋将她男人给害死了,然后又统一口径骗她的。刘氏不听亲戚朋友和街坊邻居的劝告,一气之下将三个壮汉告了官。

  胡县长看过刘氏的状子,觉着刘氏对她男人死因的怀疑和猜测有点牵强,明明是被蝎子蛰死的,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岂能有假不成?但是人命案子,既然接到了状子了,作为一县之长就不得不例行公事,赶紧派人将三个被告的壮汉抓来县衙过堂审问。

  案 子开审那天,前来看热闹的人站满了县衙里里外外。有人在衙门外喊,快来看呀!死者的老婆,将三个一起卖高粱秸的告上县衙了!人们纷纷议论,笑话,蝎子蛰死 人,竟然成了一桩案子?有人开玩笑说,我看是那娘们,死了男人夜里想男人想疯了!还有人嘲弄说,我看是年轻轻的胡县长吃饱了撑的,不然他的名字就不叫胡理 了!

  大家安静!大家安静!审案开始了,公堂之上,刘氏陈述完自己怀疑的理由之后,三个壮汉辩解说,都是乡里乡亲的,近日无仇 往日无怨,我们是一起结伴出来做买卖,相处很好的伙计,这你也知道,为何要无缘无故的害死他呢?大白天,你男人举着扁担奔城门去捅蝎子,被蝎子蛰死在城 门下,这是不争的事实,今天堂下旁听的观众肯定有不少人那天也在现场,完全可以为我们作证,怎么会说是我们三个合伙预谋害死的他呢?我们合伙害死他图什 么?胡县长问刘氏,你男人卖高粱秸的钱呢?在我男人的怀里,这我搜出来了,分文不少。三个壮汉又说,一起结伴出门的,一个意外死了,我们也很难过。大老远 的路,我们三个轮流将死者背回了家,吃苦受累不说,又出钱帮助你办理了后事,你不但不感谢我们,还恩将仇报将我们三个一起告了官,我们是不是够冤枉够倒霉 的了吧?胡县长也觉着三个壮汉对这事办的说的有情有义入情入理。刘氏却不依不饶,说,县长,不要听他们一面之词,看着我是个不踏远门的弱女子好糊弄是不 是?如不严刑拷打,我看他们三个是不会说出实情的!胡县长冷静的对刘氏说,蝎子蛰死你男人那天,在北城门外有很多人都看到了,你若不信,我可以替你问堂 下。县长随口问,堂下前来看热闹的人听好了,那天谁亲眼看到了蝎子蛰死人这一幕?堂下为数不少的人七嘴八舌的回答,我看见了!我也看见了-…县长又问刘 氏,你听到了吧?至于你怀疑自己的男人是被害而死,当时你不在被害现场,没有亲眼所见,又无凭无据,不能随便说成是被别人害死的。作为一个女人,男人突然 不在了,就像塌了天一样,想男人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你告他们三个,有点欠思考,不够理智。当然,退一步说也是可以原谅的。但是你要我县长依你的怀疑,按 你的想法,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他们三个严刑拷打,硬说成你男人是被他们三个害死的,这岂不是诬陷人吗?若随了你的意,我岂不成了你的帮凶?昏官一个?这可是 陷我于不仁不义,事后我会遭人唾骂的呀!胡县长稍停顿,摇着头说,此事不妥,无凭无据,我决不能冤枉好人!至于蝎子蛰死人,为什么死者身上没有被蛰伤口, 蛰后死者身上没有中毒迹象,我也是头一遭遇着这种事,一时还不好解释。按常理来说人被蝎子蛰了,身上应该有伤口,应该有中毒迹象。没有伤口和中毒迹象是有 点蹊跷。不过,你男人死后头面部有血迹,是不是就是被蝎子蛰后的伤口和伤口流出的血?我想这不能排除。再就是由于你过度悲伤之下,根本就没有注意去仔细查 找死者身上的伤口和中毒迹象,而是将他入敛安葬了,事后回想起来,再加思念男人过度,而生出是被人所害而死的吧?当然,我也不好乱加猜测。好了,人都已经 入土为安了,案子到此结束吧,退堂!

  刘氏心里尽管不服,但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胡县长也不得不就这样结案了,也只能不了了之。

  2 一年后,刘氏男人的祭日。刘氏在男人坟前哭的死去活来,诉说着丈夫走后孤儿寡母艰难度日的辛苦,一声声悲切切……当地土匪头子张不云带领手下抢劫完财物回 老巢路过刘氏男人坟前,有一手下偷窥了刘氏几眼,悄悄对张说,大哥,我看这小女子年轻,有几分姿色,听她哭诉丈夫死了一年,还未曾嫁人,何不拉她入伙给你 当个压寨夫人?土匪头子张先是迟疑了一下。手下见他心动,就接着说,大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三思呀!土匪头子张沉思片刻,也是呀,好!弟兄 们,手脚麻利点,拉这小女子入伙!一声令下,土匪们将刘氏弄上了马车,刘氏大声哭喊,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一会儿刘氏被拉进了皇华山土匪老巢。土匪们前呼 后拥众星捧月般要刘氏做他们的押寨夫人。刘氏无奈,心想看样子走是走不了了,狠狠心说,做你们的押寨夫人可以,但必须要为我办一件事,不然的话,至死不 从!土匪头子张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不要说是一件,就是十件百件我也答应!说吧!什么事?刘氏就将她男人一年前在城北门被蝎子蛰死一事细说了一遍……事 情过去一年了,她还是怀疑自己的男人死的冤枉,不是被蝎子蛰死的,是被本村三个男人害死的。土匪们说,我们也听说过,一年前有人去捅城门上的一只琵琶大的 蝎子,扁担还没挨着蝎子就被蛰子一腚给蛰死了。哦!那是你的男人呀?这事不是打过官司,县长都已经定了案,就是那只蝎子所为,怎么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还要 翻腾这档子事呢?我们虽然是土匪,但都是生活所迫,干的是抢劫之事不假,却是杀富济贫,而伤天害理的事我们可不干,怎么好无辜祸害好人呢?我不是要你们去 祸害人,我只是想弄明白事情的真相。这事一开始就是真相,还用得着真相大白吗?是呀,县长说真相大白了,大家说大白了,人人都说大白了,连你们土匪也说大 白了,可在我这儿没有大白!干不干给个痛快话?土匪头子张一声不吭,他不想节外生枝去干这种无中生有陷害他人的事。但经不住手下人的蛊惑。大哥,土匪就是 土匪,你还想等着别人给你立牌坊?不用想的那么多,得过且过,快活一时算一时,凭着到口的肉不吃,凭着到手的美事不要还等何时?不就是将她怀疑害死她男人 的那三个人抓来拷打一番吗?大哥,这事不难,手下就办了,不劳你费心,你就搂着小娘子做美梦去吧!

  土匪将三个壮汉,抓上山, 不给吃不给喝,饿了三天,又吊起来将他们打了个皮开肉绽,问,一年前,是不是你们合伙预谋害死刘氏男人的呀?不是!再三拷问,就是一句话,土匪兄弟们,我 们是老实本分的庄户人,实实在在没有害死她男人,她男人就是被蝎子蛰死的!三个壮汉被折腾的奄奄一息。土匪大多是穷苦人出身,当土匪并不是他们的本意,也 有良心发现。有个土匪提出,人都快折腾死了也没有刘氏想要的结果,本来这就是一个没有结果的事。为了大哥,大哥为了这个小女子,不得不昧着良心干就是了。 要是再这样继续折腾下去是会死人的,死了人免不了又要生出许多麻烦来。再说人死在这山上也不吉利呀?我们还要长期在这儿呆下去,干脆就此罢手吧!反正大哥 也已经抱得美人了。于是有土匪悄悄向土匪头子张汇报之后,他们背着刘氏将三个壮汉偷偷地送下了山。

  三个壮汉被送下山,时间不长,其中一个壮汉因受伤严重含冤而死,另两个勉强保住了性命。三家人一气之下,联合将刘氏以勾结土匪,冤枉好人,致死人命、致人重伤告到了县长那儿。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蝎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