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中状元

  两次中状元

  康熙年间,沂州府柳河庄的王三玄,父母双亡,家道中落,平日里全靠当财主的叔叔周济度日。他人穷志不短,年方十九就已中举,眼下正在勤奋读书,准备考取进士。这天半夜时分,王三玄正在秉烛夜读,忽听屋后的柴禾垛里传来一阵阵女人呻吟的声音。他点上灯笼,顺着一溜儿血迹找到一个柴禾垛前,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躺在里边,已经不省人事了,三玄急忙把她抱回了家,又跑去请来了郎中。郎中敞开那女子抱着的手臂,一副惨相出现在眼前:整个左手齐刷刷地不见了!郎中立刻用温水洗净伤口,上好硬伤药,用白布包了起来,那女子才慢慢地苏醒过来。这个女子名叫玉兰,家住后村,母亲去世多年,只有一个老爹,常在外做生意,续了个小媳妇放在家里。谁知这小媳妇耐不住寂寞,和家中的账房先生好上了。有一次,被玉兰撞见,她情知不妙,就在玉兰的饭里下了毒,谁知没毒死玉兰。等玉兰的老爹一回家,这小媳妇却恶人先告状,添枝加叶地说闺女不守规矩,和家中的一个年轻长工相好。玉兰的老爹死要面子,不问青红皂白,先赶走那个长工,又来教训闺女。玉兰又冤又屈,一边大哭一边申辩自己是清白的。老爹气晕了,抄起一把斧子就朝玉兰砍了过去,但他还不解气,扬言要砍死玉兰。家中的奶妈一边给玉兰包扎伤口,一边劝她:有后妈就有后爹,你快逃命去吧!玉兰就在三玄家一边养伤一边干些轻便的活儿。这时候,三玄发现玉兰不但人长得好看,而且心地十分善良,还非常勤快,不由得喜欢她了。玉兰在伤快痊愈时,便提出要离开这里。三玄是说什么也不让。其实玉兰除了感激三玄外,也喜欢上了三玄,就没再推辞,接着住了下来。直到听每天给三玄送饭的佣人说起,三玄的叔叔才来到三玄家,果然看见一个姑娘住在这里。他沉思半晌开了口:玄侄!我越来越老了,管不了你多少时日。这姑娘已在咱家住了多日,除了一只手外,我看也没什么不好,你应该对得起人家,你俩就结为夫妻吧!这正好说中了王三玄和玉兰的心事,他们自然愿意,就选了个好日子,欢欢喜喜地成了亲。成亲不久,王三玄就进京赶考去了。几个月过后,终于盼来了王三玄高中状元的喜报。三玄的叔叔识不了几个字,手捧喜报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就请了一个私塾先生来读喜报。私塾先生读完了喜报正文,看见喜报的下方还有一行小字,就抬头问:王老爷,这些小字就不读了吧?三玄的叔叔一听不乐意了:都是喜报,不读怎么行呢?私塾先生只好读道:状元郎出人头地,但不能有一个独手的夫人,请叔叔代为推掉这门亲事!叔叔听后愣住了,这事儿可怎么向玉兰提起呢?这事儿不提也得提呀。三玄的叔叔找到玉兰,硬着头皮发话:他嫂子,你是一个好姑娘,是三玄对不住你呀!因为你只有一只手,和三玄不太般配,三玄来信让你离开他。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离婚不离家,就做我的干闺女,以后再找个好人家!玉兰听完,酸甜苦辣往上一涌,眼泪唰的就下来了。她忘不了三玄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如今他中了状元,既然提出休了自己,一定不能让他为难!天黑以后,玉兰挎着一个小包袱,悄悄地离家而去。状元郎衣锦还乡,沿路村庄的百姓都要到村头迎接。这天,王三玄身穿鲜亮的状元服,骑着高头大马,来到一个村庄时,突然发现人群里有一个身影儿好像是自己的妻子。其实,这正是离家出走的玉兰。这时,玉兰也发觉丈夫看见了自己,生怕出什么意外,转身溜走了。王三玄再定眼看时,那熟悉的身影不见了。王三玄回到柳河庄,乡亲们隆重地迎接了他,大摆宴席庆贺。王三玄左等右等,怎么就不见妻子玉兰呢?他拉过叔叔问了问,叔叔不解地问:不是你捎信来让休掉玉兰吗?都按你的意思办了。王三玄听后一头雾水:怎么会有这样的喜报?叔叔回答说:喜报是喜报,可喜报的下边还有字呢!王三玄让叔叔快拿出喜报来,盯着那一行小字,王三玄知道是被人做了手脚。等到庆贺宴席一散,王三玄立刻吩咐当地县令,派人去把那个送喜报的衙役找来,追问喜报上的小字是怎么回事儿。那衙役一急忽然想起来:送喜报那天,他在路边的一个酒馆里吃过饭,曾向酒馆掌柜的说了送状元喜报的事儿,那酒馆掌柜的亲自拿出好酒好菜来与自己对饮,后来,他喝得酩酊大醉,等醒来后才把喜报送到王老爷的家中。王三玄带着县令等一班衙役来到了那家酒馆。这一查不要紧,酒馆竟是玉兰的后妈和他的奸夫开的。王三玄望着这对男女,不软不硬地发了话:我是新科状元王三玄,你俩为什么将官差灌醉,篡改朝廷喜报?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就说实话吧!原来,这对男女当得知玉兰的丈夫中了状元后,担心自己没有好果子吃,就把送喜报的衙役灌醉,在喜报的下边添上一行小字,想让王三玄休掉玉兰,没想到这么快就东窗事发了。王三玄听后气不打一处来,以欺君和谋害人命之罪,判处了奸夫淫妇的死刑。王三玄带领一班衙役,抬着八人大轿和状元夫人的凤冠霞帔,找到了玉兰栖身的村庄。玉兰一见,悲喜交加,王三玄让她上轿回家,可她就是不肯。王三玄催了一遍又一遍,催急了,玉兰这才吞吞吐吐地说:夫君,妾身只有一只手,日后怎么侍候你呀!你还是将错就错,不要管我了!王三玄动情地说:天地良心,我王三玄忘了什么,也不能忘了结发的妻子,你要是还不走,我就给你跪下了!玉兰这才梳洗穿戴,坐上了八人大轿。喜报一案判定后,玉兰后母的爹爹认为他的闺女只是胁从,罪不至死,就到县衙府衙不断地告状鸣冤。由于该案没有什么漏洞,又是当朝状元所判,直到犯人被砍了头,也没告出个结果来。虽然闺女已经命丧黄泉,但他还是不服,就到京城开了家店铺,边挣钱边打官司。终于有一天,他托关系找到了一个朝廷官员,这个官员以王三玄草菅人命为由,给康熙皇帝上了一道奏章。康熙阅完上奏,一怒之下,下诏免去了王三玄的状元功名,赶回原籍。王三玄只好带着妻子儿女回到了老家柳河庄。这时候,王三玄的叔叔和大哥已经去世,只有大嫂、二哥二嫂在,并且二哥二嫂的日子过得不错。二哥二嫂一听王三玄从朝廷命官变成了平民百姓,顿时没了好脸色,只找了两间破屋给三玄家住下了。王三玄从小没干过庄稼活,也不会做买卖,妻子又是个残疾人,孩子还小。全家开始时还能用原来的一点积蓄维持,后来光出不进地花完了,就全靠二哥二嫂接济度日。这样十天半月的还可以,日子长了,王三玄的二嫂可不干了。她想,这个三玄就是个丧门星,自己多灾多难不说,还拐带别人不得安生,不如把他弄死,他的老婆就会另嫁他人,孩子也会带走,这个累赘就没有了。王三玄的二哥经不住老婆整天嘟囔,咬咬牙也同意了。八月十五的这天晚上,王三玄的二哥把王三玄请到自己家中,说是饮酒圆月。二嫂在酒里加上了蒙汗药,然后殷勤地劝酒。三玄毫无戒备,喝下酒后不大一会儿就晕了过去。这两口子立刻把三玄卷在席筒儿里,用绳子捆了几道,头下脚上靠在屋门后边,准备夜深人静时扔到后园的枯井里。这时,住在东屋的大嫂听到老二的屋里有动静,就蹑手蹑脚地从门缝往里一瞅,看到了刚才的情景。等到老二家两口子睡着,她把三玄夹到自己屋里,将他弄醒了,又找出丈夫生前的衣裳让三玄换上,还拿出一点儿钱递给三玄,急急忙忙地说:你二哥二嫂起了坏心,要害死你,你得赶快离开这里!然后拿馒头用酒泡了泡,喂了自己养的大黄狗,把醉狗绑好卷成原样,又给送了回去。三更时分,王三玄的二哥扛起那个席筒儿,偷偷摸摸地来到后园,撬开盖在井口的石板,把席筒儿竖了进去。玉兰见丈夫一夜未归,就到二哥家去找,二哥二嫂一唱一和,装作不知道。二嫂叹了口气说:三弟这么要强,是不是看家里日子艰难,出外挣钱去了!他婶子,不是我说你,三玄不辞而别,多半是不回来了,你还拉扯着两个孩子,过了今日,明日又怎么过?不如找个人家,好歹活命去吧!玉兰回到家中,坐在那里暗自流泪。她想起丈夫对自己恩重如山,就是饿死也不能改嫁,况且丈夫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自己一定要等他回来。她心一横,换上粗布衣裳,找了个破篮子和打狗棍,把孩子锁在家中,出门讨饭去了。王三玄连夜逃走后,一边要饭一边赶路,最后来到一个离家很远的大城镇。他打定主意,不管再苦再累,凭着自己满腹学问,一定要争取个好前程!只是按照朝廷的规矩,自己不能再用自己的名字和籍贯参加科考。王三玄就找了一对无儿无女的老夫妻,认了干爹干娘,改名换姓为刘玄,然后在一家大商号里当了一名账房先生。他一边干活糊口,一边刻苦读书,先是考中了秀才,又在雍正当皇帝的时候考中了举人。转眼已是乾隆年间,等到朝廷的大考日期到来之前,王三玄晓行夜宿,饥餐渴饮地赶到京城,然后又一次高中头名状元。人还是那个人,名字却换成了刘玄。王三玄第二次以状元郎的身份回乡省亲,虽然这一次没有第一次那么轰动,却也是别有一番意味。妻子玉兰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一对儿女也都长大成人,很是懂事。王三玄带着全家去给父母祭扫了坟墓,还专门给长眠地下的叔叔行了父子大礼。之后,他带着全家来到大嫂家中,把已行动不便的大嫂背到自己家,用跪拜母亲的大礼跪拜了大嫂,并把皇上赐给母亲的衣物,全都送给了大嫂。接着,王三玄摆了几场宴席,来感谢帮助过自己的乡亲们,只有二哥二嫂没到场。王三玄独自来到二哥家,二哥吃惊地问他:三玄!你,你不是……他不知怎么往下说了。事到如今,曾经兄弟一场,三玄不想再和他计较,平静地回答说:王三玄已成亡魂,我是刘玄,老天有眼,让我再度金榜题名!如今回老家祭扫林墓,探望亲人!二哥听后就哑巴了,不再言语,二嫂听后羞愧难当,偷偷地溜进另一间屋,找了根绳子吊死了。王三玄带着全家来到他逃难时的那个镇子,看过干爹干娘,然后再次进京上任去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两次中状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