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官戏小姨

  县官戏小姨从前,有一个员外,家中有三个孩子,大女儿金花嫁给一个县官,一个儿子和小女儿银花。一天,大女婿(县官)来家中作客,员外一家摆上酒席盛情款待,酒足饭饱之后,县官到厢房休息,因厢房平时无人居住故床上未放枕头,便让银花给他拿个枕头来,银花拿着枕头刚一进厢房,县官便一把将银花抱住,欲行不轨,银花见事不妙,急忙挣脱县官扔下枕头就跑,出来后觉得被姐夫无故搂抱又羞又气,于是走到影壁墙后写了一首打油诗:老爷喝醉酒,银花送枕头;不是跑得快,差点丢了丑,好羞,好羞。此诗被县官的小舅子看到,非常生气,在下面也写了一首诗:不醉假装醉,一肚坏水水,娶了金花姐,又欺银花妹,有罪,有罪。县官看到兄妹二人先后在墙上写写画画,待走近一看,知道事情不好,便也写诗一首:酒醉眼睛眯,胡搂乱亲昵,只当是我妻,原来是小姨,失礼,失礼。老夫人看到他们一个个在墙上写字,感到跷蹊,便过来看看,看后又害怕又担心,害怕儿子的诗得罪县官,担心县官以后给大女儿气吃,在下面也写了一首:姐夫戏小姨,这事不稀奇,幸亏没有成,成也没关系,莫气,莫气。老员外看到后怕家丑外扬,生气的写了一首诗:你们不懂事,墙上乱写字,都是一家人,哪有这种事,擦拭,擦拭。边说边将字擦掉了。老员外家的管家感觉非常纳闷?心想:县官来访亲,酒醉起邪心,老爷说是假,少爷说是真,难分,难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县官戏小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