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宴上的乞丐

  喜宴上的乞丐

  曹健结婚了,三十五岁属大龄,妻子三十岁,在我们内地也算大龄。员工们都说他好福气,娶了个台湾小姐!她妻子叫林春梅,是台湾阿里山人,长得漂亮,正应了歌里唱的: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林春梅是这家金球贸易公司的经理,曹健是公司的业务总管,他的敬业精神博得了春梅的欢心,董事长特地从台湾飞来,认可了这个女婿,于是选了个黄道吉日,在富江饭店隆重举办婚礼,宾客满堂,一片欢声笑语。

  在餐厅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对古稀老人,老头穿一件旧的蓝中山装,女的着一件灰的老式对襟衣裳,表情尴尬地坐着。出席喜筵的都是公司员工,还有从台湾来的董事长夫妇。因曹健的父母都已亡故,故没有亲戚来,春梅父母总感得有点缺憾。忽然春梅妈看到角落里的那对老人,眉头倏地蹙紧了,指着问女婿:饭店怎么搞的?让乞丐也进来了?快叫人将他们赶走!

  曹健忙说:妈,算了吧,今天是我和春梅大喜的日子,权当做件善事,反正备用桌也空着,不吃也是浪费。爸,你说对吗?春梅爸赞同地点点头:对,对,我们生意人更应该多做善事,善有善报嘛。

  新娘开始一桌桌敬酒了,敬了父母敬员工,一个圈子兜下来,最后就剩备用桌了。不管怎么说,这对老人也算是今天的客人,我们也应该敬敬他们,没准会给我们带来好运呢!曹健说。好吧。春梅答应道。

  于是他们恭恭敬敬地向老人敬酒:谢谢你们出席我们的喜筵。曹健说。春梅也一个劲地向他们道谢。他们诚惶诚恐地站起来。祝、祝你们白、白头到老!老头结结巴巴说。老太虽没说话,但激动得眼泪流下来了。春梅猛然发现她是个瞎子!那老头一条腿踮着,原来是个瘸子!她心一酸,赶紧说:请坐下,坐下!

  回到新人的桌上,春梅无心吃喝,心里憋得慌,时不时地朝备用桌瞟一眼,那里就两个老乞丐,孤零零的,一种悲哀不由攫住了她,直到去新房,她脸上仍没有一丝笑容。春梅,你怎么了?曹健问。我担心那两个老乞丐。噢,我已经关照服务员,把吃剩的菜能打包的都给他们带走。她听了才舒了一口气。

  春梅很久没睡着,脑海里全是那两个老乞丐的身影,她想他们一瘸一瞎怎么过日子?不知他们有没有子女?如果有子女的话,子女怎么不管他们?内地的慈善事业现在不是搞得很红火吗,怎么没人管他们呢?

  过了一段日子,曹健到外地出差去了,春梅一个人在家感到孤独,便在QQ网上跟人聊天,聊着聊着突发奇思:我何不起个新网名,跟丈夫聊天呢?他这人性格内向,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另外现在外面轻骨头的女人不少,他会不会经不起勾引,绿杏出墙呢?

  她给自己起了个好奇的网名,很快跟丈夫联系上了。

  我叫好奇,请问你现在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曹健回帖说:我一个人,现在外面出差。

  那你一定很孤独,咱们聊聊好吗?

  好。但时间不要太长,因为我跟我妻子要通电话。

  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妻子漂亮吗?

  当然漂亮,因为她是阿里山的姑娘。

  哇——是台湾小姐!你太酷了!想她吗?

  当然想。我们刚结婚。

  你们一定美满幸福吧?

  是的。但也有美中不足。

  春梅看了大吃一惊:怎么,他还美中不足?难道我一个台湾姑娘配不上他这个农村里出来的男人?她很生气,便故意挑逗他。

  看来你们男人都一样,吃着碗里想着锅里。我也很漂亮,可以弥补你的不足,要不要试试看?

  对不起,你理解错了,我那不足不是对妻子不满意,我娶她是高攀了,她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好姑娘。我那不足是——我爸妈不能堂堂皇皇地出席我的婚宴,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

  读到这春梅的心一下揪紧了!他爸妈不是都死了吗?怎么现在又``````难道婚筵上那对老乞丐是他的父母?怪不得当时就觉得有点蹊跷?现在回想起来,他跟那瞎眼老太太长得有点像嗳!

  果不其然,接下来曹健的诉说跟她猜想的完全一样!

  原来曹健的父亲叫曹顺根,因小儿麻痹症落下了瘸腿,到四十岁上还没娶到老婆。那年他们村来了个做竹器的老头,借在他家住。老头有个瞎眼的女儿,虽眼睛看不见,却心灵手巧,天天帮她爸干活。曹顺根见他们挺可怜的,便常去帮他们,日子一长也学会了竹器手艺。

  一天半夜听得瞎女儿大哭,顺根忙爬起来过去,发现老头已直挺挺地死在了床上。他是个热心人,帮着办了老人的丧事,后来便娶了那瞎眼女儿做老婆,生下了曹健,取这名字意思要儿子健健康康!

  曹健没辜负二老的期望,长得健健壮壮,可一直被人瞧不起,骂他是瘸瞎。

  曹顺根教育儿子道:你要争口气,念好书,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他们硬是靠做竹器把儿子培养到大学毕业!当然主要还是靠曹健的刻苦努力。他大学毕业后又考博士生,靠奖学金和做家教,完成了学业。

  他工作后找了个女朋友,过年时带她回了家。谁知她一见他的瘸腿和瞎眼父母,第二天早上便不辞而别。曹顺根夫妇的心可是伤透了,告诫他以后有了对象,千万不能把她带回家。这次儿子要娶个台湾大小姐,更是把他们吓坏了,可曹健怎能不让父母亲参加自己的婚礼,便出此下策,事先跟酒店打招呼,让父母提早入席。曹顺根夫妇故意穿得不显眼,若有人问就说是新郎的远房亲戚,不想被春梅妈误当成乞丐!

  春梅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后,内心极不平静,迅即将事情电告父亲,翌日董事长便从台湾飞来了。

  听说岳父来了,曹健提前回了公司。董事长对他说:公司要开发一个新的产品,我们一起到外面去考察。去哪里?曹健问。到那里你就知道了。

  一路上曹健忐忑不安,因为车子是往他家乡的方向开。他做梦也没想到,最后车子竟驶进了他们村!他要打电话已来不及了。不错,不错,这里也富裕了,都是新盖的楼房。董事长夸奖说,曹健,你的家在那里,帮忙指指路吧。曹健没法子,只得将他们带到自家门口。

  董事长一下车便嚷嚷起来:亲家公!亲家母!我们来看你们了——曹健赶紧大声喊:爹,娘,来大客人了!曹顺根听得忙走了出来。董事长一把握住他的手:亲家公,那天怠慢你们了,今天我们特地来负棘请罪。曹顺根感动不已,连连说:不敢当,不敢当,我们乡下人不懂礼节,怎么可以跟你们有地位的人同起同坐呢?嗳,此话差矣,人没有贵贱之分,乡下人同样为社会创造财富,理应受到大家的尊敬,没有你们我们不都饿死了?亲家公,你们老俩口不容易啊,竟把儿子培养成了博士生!

  你们说得好,说得好,其实还是靠他自己,我们老夫妻有什么本事?都是残废人。正因为残废人,所以更不容易!这时曹健妈闻声出来,董事长忙扶住她:亲家母,你培养出了一个好儿子啊,为我们公司作出了巨大贡献。曹健妈也谦逊地说:亲家公,你过奖了,我家曹健有点成绩,也是你们公司培养的结果。爸,请客人进屋吧。好,好,请,快里边请!曹顺根忙热情邀请。

  董事长坐定后,感慨地说:亲家公,亲家母,其实我父母也是残废人哪!噢——曹顺根很感突然。我父亲是老兵,打仗负伤残了一条腿,四九年去的台湾。离开军队后他的日子很难过,后来帮人家做豆腐,老板看他忠厚老实,便把哑巴女儿嫁给了他。我爸妈也不容易,把我培养到大学,才使我有了今天。

  曹顺根听了唏嘘不已:想不到我们两家都历尽了磨难。现在好了。董事长一扬眉说,现在台湾成了亚州四小龙,你们内地改革开放后也变富了,这里不也建设得很好?他指指屋子,你们这三上三下的楼房,怕有两三百平米吧?我台湾的住房也没这么大,空气也不如你们这里新鲜。以后我就到你们这里来养老。欢迎,欢迎!就怕请不到你呢!曹顺根打趣说。

  不用请,我肯定自己来!董事长笑盈盈说,曹健,我此行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看望你父母;二是开发竹器工艺品。竹器工艺品?曹健吃惊地问。对,你爸可是这方面的行家噢!这里又是全国闻名的竹乡,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竹子,开发竹制工艺品前途广阔呢!说着他把带来的样品拿给大家看。

  那是一些竹制的昆虫,有螳螂、蜻蜓、蝴蝶、蝈蝈,做得极精致。曹健看了很有把握说:我们能做。别说我爸,就是我妈也能剖出薄如蝉叶的竹片。说完他当即拿来竹子和竹刀,放到他妈手里:妈,你剖,剖得越薄越好。老太太振振精神,熟练地剖了起来。

  屋里只听嗖嗖之声,就像变魔术一般,瞬间竹子被剖开,一剖二,二剖四,四剖八```````最后剖成纸样的薄片。董事长随手拿起一片,对着光亮照看,止不住兴奋地叫了起来:嗬,半透明,比纸还薄!了不起,了不起!完全可以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妈——春梅亲昵地叫了声,像小孩似地搂住曹健妈的脖子,您真行!你可以当这方面的工程师了!傻孩子,我一个瞎眼老太有啥用?妈,我们正在帮你联系台湾的医院,如果有现成角膜的话,就可以给你换上,使你恢复光明。有这么好的事?老太太不敢相信。当然。再说现在去台湾方便了,直航只要两个小时就到了。是吗?老太太紧紧握住春梅的手:我的好媳妇,想不到我这把年纪,还能赶上这好时光。但愿两岸能早日统一,毕竟都是中国人,都在盼望我们中华富强哪!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喜宴上的乞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