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东湖盗

  智斗东湖盗

  清末民初,坐落在武汉东湖西岸的周家大院,洋溢在一片丰收的气氛中。周家大院主人周善本忙进忙出,指挥着长工们搬运粮食。忽然,听得外面有人大叫:不好,湖上有一具尸体漂浮在堤埠口!周善本急忙带人往堤埠方向飞奔而去。

  周家堤埠砌得很雄伟,站在堤埠上能看到整个浩渺的东湖,蔚为壮观。只见一具尸体随着风浪一起一伏向岸边漂来。往年,这里每年都要有几具尸体漂来,周善本都好生收殓,将无名尸体葬在后山坡上,让那些野魂孤鬼有个安身之处。这次,周善本又吩咐长工用长竹竿将尸体捞起来了。大家一看,是具男尸,大约四十多岁,右手臂已被砍掉,由于浸泡在湖水中有些时日,断臂处惨不忍睹。此人上身穿一件对襟白褂,下身着一条藏青长裤。周善本像平日一样,吩咐长工将尸体用草席裹好,埋在后山头。

  两名长工忙活了起来,突然他们一齐尖叫了起来,大嚷道:此人还有热气,没有死透!

  周善本忙俯身去摸此人鼻息,无动静;用手一搭脉搏,尚有一息微弱的游动。周善本懂得一点医道,忙吩咐:快,快,快,抬进庄园!

  周善本用家中备着的中草药,救活了漂流在东湖中的那个人。

  此人名叫杨大力。杨大力为了答谢周善本的救命之恩,伤好后就留在周善本家中。他单臂锄田,臂力惊人。东湖西岸的七十二渎,全是夜潮地,地肥,最适宜生长素有东湖之参美誉的百合和萝卜,杨大力又偏精于此道,为周善本增加了不少收入。

  转眼,杨大力在周家五年有余,成了周家的头号长工。

  这年秋天,杨大力建议周善本贩运稻米上长沙去卖。长沙是我国有名的四大米市之一,这周善本并非不知道,他知道运稻卖米很赚钱,只是害怕遇上湖盗,而湖盗是专对贩稻米的船只下手的。

  杨大力让主人不要怕:一切有我呢。周善本信得过他,也就依了他。于是杨大力就吩咐长工们往木船上下稻,自己当监工,时不时地抓起酒瓶喝上一口。

  杨大力这人很怪,偏选在夜晚下稻谷,且用大红的灯笼高高挂着,将周家大院到堤埠的这条路照得如同白昼,白天则让大伙儿集体睡觉。

  周善本很是纳闷,上船来找杨大力。只见杨大力不紧不慢地在喝酒,喝上几口,便紧盯着东湖的远方。周善本对杨大力道:如今强盗纷起,兵荒马乱,你怎么可以这样替我张扬呢?芽俗话说得好,‘穷不露骨,富不露财’呀。

  杨大力躺在船舱内,一声不吭,见周善本一再追问,才回一句:你放心,杨某自有道理。

  周善本没办法,暗想:杨大力是个稳重人,又这么自信,想必确有他的道理,我也应该放心他才是呀。

  这样,光下稻就下了半月有余。

  这天,是西南风正紧的日子,杨大力要行船了。他将早已备好的猪头、雄鸡、鲤鱼用方盘装好,摆在船头上,祭拜天、地、五方财神。只见他手擎一炷香,身后是神情庄重的周善本。杨大力拜了拜,接着单膝着地,双眼微闭,嘴里念念有词,谁也不知道他在说着什么。

  祭拜完毕,周善本交代杨大力:一切事务就全交给你了。船进东湖,要尽量疾走,看湖水而行,但不可顺水而下,最要当心的是湖盗。

  正说着话,旁边蹿出一个小伙子,是周善本的宝贝儿子周传才。周传才上前紧紧缠住周善本,说道:爹,我已十八岁了,让我也出去见见世面吧,跟杨叔叔去闯闯世界。

  周善本面有愠色,杨大力却上来拉住周传才的手,对周善本说:这样也好,让传才出去见识见识。

  周善本见杨大力如此说,只好同意周传才前往长沙。

  开船了,杨大力单手用篙头一点堤埠,偌大的木船徐徐驶出。杨大力掌舵,周传才紧挨在杨大力旁边坐定。杨大力一声吩咐,木船像离弦的箭一样向长沙进发。

  船到长沙,南来北往的船只多得不计其数,全是稻米船,人声鼎沸。杨大力拣了个空档,将船停稳,只等选个好日上稻,卖钱。

  过了几日,一船的稻谷全部卖完了,换得了不少的银元。杨大力将箱子的上沿口用小木棍支撑着,上面铺着棉絮,再将所卖得的银元撒在上面,远看上去,像是有一箱子大洋一样。杨大力将箱子扛在肩上,带着周传才在长沙城里兜来转去,转了约有大半天的光景,才回到船上,接着又叫过长工根四,吩咐他去买酒菜,好好吃上一顿,顺便买把锯子回来。

  根四自然照办,买来了鱼肉酒果,就在船舱里大摆酒宴。

  这样过了几日,长工们在杨大力的照应下,自然是吃香的喝辣的,好不爽快。

  这天,天刚蒙蒙亮,杨大力就吩咐众人扯篷起船,说是要回家了。长工们心里纳闷:一大早,又是大雾天,行什么船?芽只是人人不敢怠慢,根四更是忙前忙后,撑篙,架桅,支舵。

  此时已是深秋,冬天即将来临,东湖上的雾越来越大,大得几乎船艄不见了船头。有个长工劝杨大力:此等大雾,行船不便,还是改天再走吧。杨大力微微一笑:没事,走吧。传才,你掌舵,我在篷顶指挥。

  船行到东湖红林渚时,杨大力叫根四将帆降到半腰。此时雾更大了,东南风也已慢慢刮了起来。

  此时,杨大力不急不慌,拿出早已备好的锯子。对准船正中的大桅杆便锯了起来。众人大惊失色,全惊呼起来,不知道杨大力要干什么。

  杨大力轻声低语:诸位不要急,我保证各位的身家性命。接着弯下腰,继续锯桅栏。众人想阻止,又不敢。

  当杨大力将大桅杆锯到一半时,突然根四大叫:不好,好像后面有动静!

  众人皆竖耳静听,在阵阵的湖水拍击声中,还夹有桅帆碰撞声、篙桨破水声。大家知道,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船上顿时一阵骚乱,众人暗想:杨大力啊杨大力,你早不走,晚不走,偏偏碰上这么个鬼天气走,这下倒好,碰上湖盗了!你还把桅杆也给锯了,这一来,我们跑都跑不掉了!该死的杨大力,想不到你就是个湖盗的内应啊……

  杨大力却面不改色,脱下对襟马褂,将所有的银元包好。

  不远处一艘大木船在大雾中似隐似现,旗儿猎猎招展,刀枪声不绝于耳。根四吓得几乎要哭出来。大木船上的帆被风鼓得满满的,破浪而来。

  大木船靠近了,杨大力站在船头上,大声道:各位爷们儿,今日有幸得见,荣幸之至,不知爷们儿有何指教?芽

  大木船上一个麻子脸也大声道:车有车路,船有船道,爷们儿今日只取你等身上的银元,不想伤及人命。

  杨大力二话没说,将那包银元往手上一拎,道:这是所有的银元,望各位爷们儿笑纳。说完便朝大木船上一扔。

  麻子脸哈哈大笑道:你这人倒也识相。只是骗得了别人,怎能骗得了我们当家的?赶快乖乖交出你那一箱子银元,否则是逃不掉的……

  话音未落,麻子脸已率领一班人马跳下大船来,将长工们一一押至大木船上。

  长工个个叫苦:你个死杨大力,明明没有一箱子银元,却偏要招摇过市,这一下我们的命全没了……

  杨大力也不吭声,单手紧拉着周传才,立在自家的船艄。这儿是船只的最高处。

  麻子脸等人开始在周家的船上搜索。

  突然,杨大力大喝一声,纵身凌空往下一跳,已跳到湖盗的大木船上。只见杨大力甩开左臂连推带挑,将大木船上的几个湖盗全都打落水中。杨大力又忙命手下长工们:架帆、掌舵、点篙、起船!

  大木船徐徐起航。此时,东南风逐渐大了起来。等麻子脸明白是怎么回事时,船已驶出老远了。麻子脸一帮人忙着救同伙,好不容易救完人,才鼓帆急追。

  不料,当大帆刚升到桅杆顶时,由于风势过大,加上桅杆根部又被锯过,只听咔嚓一声巨响,脖子粗的桅杆已倒在湖中了。湖盗们都傻了眼,哪里还追得到杨大力他们呢。

  当杨大力驾着湖盗的大木船停在周家的码头上时,周善本那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了。

  这一次,周善本凭借大木船上的金银财宝,成为东湖一带的首富。

  那一年的除夕夜,周家大院里四处都找不见杨大力。周传才来到杨大力的住所,发现杨大力什么东西都没带,独自一人走了,到什么地方去了,没人知道。后来有人猜测,杨大力就是几年前不见了踪影的东湖中最大的湖盗——翻江龙。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智斗东湖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