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燕

  堂前燕

  这是一座飞速发展的城市,一幢幢高楼大厦替代了原先的粉墙黛瓦。府前街也没能躲过旧城改造的命运,可是拆迁队却在府前街18号遭遇了钉子户。这是一幢带小院的木结构二层建筑,户主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名叫祝荣华。这幢房子还是他爷爷传下来的,已经有些年头了。拆迁人员上门做工作,说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按照他们的经验,只要有条件,就有协商的余地,但祝荣华却说没有条件,补偿的事都按政策办,可是要拆他的房子,必须要等到秋后。现在刚刚初夏,到秋后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这岂不是拖了整个工程的后腿?拆迁人员没辙了,只得向指挥部作了汇报。指挥部的莫主任亲自出马,登门拜访祝荣华。

  祝荣华客气地接待了莫主任,但当莫主任把话题转到拆迁上来时,他却答非所问地说:“记得我小时候,每到春暖花开时节,就会有很多燕子从南方飞来,很多人家客厅的天花板上都会有燕子来筑窝,在里面生出小燕子,等秋后小燕子长大了再飞回到南方去。可是现在能让燕子筑窝的房子已经越来越少,燕子也几乎看不到了。”

  事实确实如此,现在的楼房前有防盗门,后有保安窗,封闭得就像牢笼似的,燕子还怎么飞得进来筑窝?莫主任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他也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燕子在街上飞来飞去,在人家屋檐下筑窝,好一派人燕相处的和谐景象。只可惜现在的那些高楼大厦,剥夺了燕子们生存的空间……

  祝荣华接着说:“所以我屋里的这窝燕子,说不定已是全城唯一的一窝燕子了,我一定不会再让人侵犯它们宝贵的生存空间,直到小燕子长大后离开。”这时莫主任才注意到,堂前的天花板下果然筑着一个燕窝,窝里还有四只小燕子,正张着嘴往外一下一下地探着脑袋。不一会儿,两只大燕子陆续飞回来了,将嘴里衔着的虫子喂给小燕子们,于是燕窝中响起了一阵“叽叽喳喳”的欢快叫声。莫主任也是个爱鸟之人,被这温馨的一幕深深地感动了。他破例作出决定,先拆其他的房屋,将18号留到秋后燕子飞离之后再拆。

  房子虽然暂时保住了,但祝荣华却高兴不起来。其实这两只燕子在他家筑窝已经是第三年了,明年很可能还会回来,可是到那时它们就再也找不到原来的家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到了秋后,两只燕子已经带着四只长大的小燕子飞回了南方。府前街18号也将被拆除。而就在这时,市里下了一个文件,规定五十年以上的老建筑如无特殊需要必须保留,以保住这座城市的根。18号正好符合这一标准,于是府前街的城改规划也作了修改,对这幢房子进行了修缮,拆除了院墙,在屋旁配上了花木、假山,成了一道漂亮的街头风景。

  接下来的日子里,祝荣华最大的期盼,就是等待第二年春天燕子的归来。

  又一年的春暖花开时节,那两只燕子果然又来筑窝了,不久又生下了三只小燕子。那段时间祝荣华最大的乐趣就是沏上一杯清茶,半躺在藤椅上,看着燕爸燕妈飞进飞出地给小燕子喂食。

  一天,祝荣华以前公司的老总登门拜访,原来是公司在西南地区的业务出了问题。祝荣华退休前是公司业务经理,西南地区的业务就是他开拓出来的,那里的人跟他关系特别融洽。这次老总是想请他再出一次山,为公司发挥一次余热,当然也许诺给他一笔可观的报酬。这下祝荣华可犯了难。他倒不是稀罕那些报酬,公司毕竟是他曾经的“家”,公司能有今天,也有他的一份汗马功劳,如今有了困难,他理该挺身而出,可是他又放心不下那几只小燕子。去西南一趟,最快也得十来天,燕爸燕妈飞不进来为小燕子喂食,小燕子就饿死了。考虑再三,他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公司派来一辆货车,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拉到仓库封存起来,屋里就剩下一些粗重家什,即使被偷走也不值几个钱,然后他就把门开着,让燕子可以自由地飞进飞出。一切安排妥当,他才出发到西南去了。

  祝荣华走后不久,有个人鬼鬼祟祟地闪进了屋里。这个人一开始见到大门洞开,很高兴,可到里面转了一圈后,不禁大失所望,屋里竟然没有一件值得偷的东西。转悠了半天,他才拿起放在墙角的两只旧塑料桶失望地离开了。出门时,下意识地随手把那扇开着的门关上了。

  燕爸燕妈捉了虫子飞回来喂食,突然发现进不了屋了,急得“喳喳”乱叫,那人头也不回地走了。两只燕子开始焦急地寻找别的通道,可是这屋子经过修缮后,所有原先的漏洞都已封得严严实实,根本没有一处缝隙能让它们钻进去。它们又轮番用力地去啄那扇紧关的门,可是凭它们这点力量,又如何啄得开那扇厚重的大门?十多天后,祝荣华出差回来了,还没走到家,他就听到了一声声燕子的悲鸣。祝荣华听到那悲伤凄惨的燕鸣,立刻预感到情况不妙,三脚并作两步赶到屋前,一把推开大门。两只燕子见门开了,迫不及待地飞了进来,可是已经迟了,三只小燕子早就饿死了。

  面对这凄惨的一幕,两只燕子一直不停地悲鸣,祝荣华也不禁流下了眼泪。他检查了一下屋里,发现少了两只塑料桶,便知有小偷来光顾过,那扇门想必也是小偷关上的,于是他愤怒地报了警。不一会儿,警察就赶来了,进来一看,屋里几乎家徒四壁,皱着眉头说:“这小偷也够狠的,几乎把东西都搬光了。”以他们的估计,这家的损失肯定不小,已经算得上是一桩大案了。

  祝荣华说:“屋里的东西都是我事先转移走的,只是少了两只旧塑料桶。”一听说只丢了两个塑料桶,其中一个警察嘀咕道:“这也来报警,真以为我们警察没事干啊。”看样子似乎就要鸣金收兵了,祝荣华急了,两手一伸拦住警察说:“别走,这里面还牵涉到三条生命呢。”警察听说有三条生命,顿时又紧张了起来,但当他们知道只不过是死了三只小燕子时,觉得再也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了。一个队长模样的人对祝荣华说:“老伯,像这种案子,即使我们抓到了小偷,也定不了什么罪的,最多也只能教育一番。好在你也没什么损失,就到此为止吧。”

  就在这时,祝荣华的外甥卢勇峰来了。祝荣华没结过婚,无儿无女,最亲的就是一个姐姐,卢勇峰是他唯一的外甥,所以将来也是他的财产继承人,包括府前街18号这幢房子。卢勇峰说:“舅舅,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来了这么多警察?”祝荣华叹了口气正要回答,突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只见那两只燕子高声鸣叫,不顾一切地扑下来,轮番啄卢勇峰的头。在场的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燕子是性情温和的鸟类,如无特别的原因,绝不会轻易攻击人。祝荣华似乎明白了什么,盯着卢勇峰厉声说:“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来过了?”

  卢勇峰起先还想抵赖,但祝荣华那炯炯的目光看得他心虚,他低下头说:“那天我路过这里,见门开着,就帮你关上了,顺便拿走了两只旧塑料桶。”

  这卢勇峰是个赌徒,欠了一屁股的赌债。他知道舅舅出差不在家,想来偷点东西去换钱,却未能如愿。今天又见舅舅家里来了这么多警察,做贼心虚,想过来探探虚实,没想到被两只燕子认出,遭到猛烈的攻击,从而暴露了他的行径。正像那位警察所说的,卢勇峰只是在舅舅家拿了两只旧塑料桶,根本不能给他定罪。但通过这件事,祝荣华对这个外甥彻底失望了,他去公证处立了份遗嘱,声明等他百年之后将所有的财产,当然也包括这幢房子,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

  又一年的春暖花开时节,祝荣华早早地就在等待了,希望那两只燕子再飞到他的堂前来筑窝。可是……它们还会来吗?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堂前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