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不饮酒、饮酒不工作

  工作不饮酒、饮酒不工作

  张森大学毕业考公务员在某局工作有6、7年了小伙子肯干人缘好一直比较顺利去年单位人事改革高票当选股长成为该局成立以来最年轻的股长。正是风华正茂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最近一顿“酒局”却让他经历了一次人生十分“窝火”和后悔的一件事……。

  几天前张森带领股员肖小华去乡下工作为了赶进度返回单位已经是下午上班时间了。二人把相关资料和有些物品放到办公室商量到附近小饭馆随意吃点饭就回来上班。年轻人嘛愿意打哈哈凑趣单位其他股室有两个“般大般”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胡古月和马德明这二人与张森、肖小华相处的像亲兄弟一样见张森和肖小华下乡刚回来要去吃饭交头接耳一番就悄悄尾随走出办公楼。张森看出胡古月和马德明的意图故意问胡古月和马德明“哎……你俩跟着干啥”胡古月和马德明对视一下眼神胡古月笑嘻嘻地说“我俩检查一下你们吃的饭菜卫不卫生。”马德明也笑嘻嘻的附合着说“是呀要是把我们张大股长吃坏了肚子可不得了”张森认真地说“有啥检查的我俩随意吃点饭又不喝酒然后就回来你们俩就别去了。”肖小华勾芡地说“看看我说不行吧我们领导生气了吧。”说着话几个人就到了肖小华私家轿车前胡古月和马德明开后车门赖的乎的坐了进去。张森提任股长时间不长见胡古月和马德明缠着非要跟着去几个人一唱一和的抹不下来脸绝情地将胡古月和马德明从车上撵下去只好默认地上了车想了想对小华说“那就别去四海风味小吃了天热到鸭脖王饭店吧。”

  三瓶啤酒和几碟子小菜摆上饭桌张森对肖小华说“你开车那就别喝酒了我们三个人每人一瓶。”肖小华看了看摆在面前已经倒满杯的啤酒说“酒都倒上了这是二两半杯子啤酒沫子一落也就半杯喝这点啤酒没事。”张森看了肖小华一眼心想“不能再往深说了平常给我开车相处的像亲兄弟似的再往深说好像我拿“位子”压人了。”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不一会杯斛交错几个人嘁嘁喳喳热闹了起来……。

  胡古月起身到包房门口叫喊服务员小服务生应声来了胡古月一见服务生认识惊讶地问“哎……你不是小友子吗怎么是你呀啥时到这干的”叫小友子的服务生苦笑了一下“唉……”叹了口气回答“没钱花了我又没啥手艺我来这有段时间了。”胡古月暗忖“你小子以前不是下饭店就是上网吧再不就是打麻将家里给你多少钱也不够你霍霍地……”小友子见胡古月有些迟疑忙问“哥们啥事”胡古月醒过神来忙回答“给我们桌上一盒“玉溪”烟要软包的。”

  不一会服务生小友子拿来了一盒“玉溪”软包烟往胡古月座位前一放转身就要离开胡古月叫住了小友子说“哎……小友子别忙走哇给我们哥几个把烟点上。”小友子迟疑地站那没有点烟的意思。张森打圆场接过话说“哎……不用我们自己来。”小友子转身离去。张森调侃胡古月笑着说“你拿人家当小姐了吧”肖小华嘲讽胡古月说“还想当大爷呢。”马德明和胡古月一起商量“硬要——应邀”参加“饭局”的脸上多少有点挂不住接话说“你瞅他那猥猥琐琐的样吧让他点偷鸡摸狗、装神弄鬼啥的都不用化妆让他点烟算是给他面子他想点烟还真不用他我来点。”几个人哈哈哈笑。胡古月红着脸解释说“我通过别人跟他认识的不算熟悉闹着玩那开个玩笑。”说完胡古月心想“这小崽子太不讲究了本来我想在哥几个面前显摆一下这下可好你给我来个烧鸡大踒wo脖——给我撅回来了真没面子。”又一想“自己和他真的不是太熟悉只是以前在网吧上网时通过别人认识一起玩过几次网络游戏。”这样一想胡古月的心态平静了许多。

  下午了饭店没啥客人但是小友子来来往往的在他们门口路过好几次每经过一次都用目光不停地扫描有时躲在门边偷听他们的说话。张森他们四人光顾着喝酒神侃了小友子的频繁的举动并没有引起他们的警觉和注意。

  陆陆续续的几杯啤酒下肚张森抬手臂看了一下手表说“快下班了撤吧到单位还得“刷脸”签到那。”于是几个人起身收拾自己的东西。张森到吧台结账时还左右看了看没发现那个叫小友子的服务生走出饭店门一抬眼看见小友子在一辆大发车司机座位上坐着。张森心想“这个傻小子大热天的不在有空调的屋里呆着跑到车里坐着干嘛多焖那”

  回单位路上第一个十字路口遇见了红灯肖小华将车刚停下。就听车后“咚”的一声他们的车随之颤动。肖小华随之骂了一句“他妈的谁呀真猛。”就要开车门下车。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张森急忙阻拦嚷道“别下车开车的是饭店那个服务生小友子他下车了奔咱们来了变绿灯后快走。”小友子跑到张森他们车前敲打司机门玻璃张森对肖小华说“别理他变灯就走。”小友子见他们没反应边大喊大叫边急促敲打玻璃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变绿灯了肖小华一踩油门轿车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冲刺驶过路口。张森转头来说“小友子回车上了快到前面十字路口向右拐弯去白音街祥大超市。”拐过弯后众人见大发车没有跟上不得其解用疑惑的目光盯着张森。肖小华实在忍不住了不解地问“张股长你这是怎么啦咱们车让人家撞了不但不报警不让人家修车还吓成这样也没见过你这样你的胆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小了太奇怪了”张森没有马上回答转身往后又看了看回过头来解释说“我有一个朋友在市公安局上班去年冬雪天开车让出租车给碰了出租车司机吓的又赔不是又提出给修车唠了一会见我朋友喝酒了马上改变语调突然提出从我朋友要五千元否则就报警我朋友为了息事宁人免生祸端认栽了赔了钱现在是酒驾拘留醉驾判刑工作也受影响……。”“这种人脑袋瓜转得太快了吧太缺德了啥事都干那不过我才喝了半杯啤酒又没醉能整么地”肖小华打断张森的话不服地说。张森严厉说“啤酒不是酒啊上班出来喝酒单位知道了就是事你没听说嘛林子大了啥鸟都有磕葵花籽磕出个臭虫——啥人仁都有走路“碰瓷”的骑自行车“碰瓷”的屡见不鲜最近我听说有人专门在饭店“寻摸”喝酒司机然后他开个破车往上撞不给钱就报警…。“咚”……”张森的话还没讲完就听车后又一声响随之他们的车又是一颤动四人不约而同地回头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坏了是饭店小友子开车追来了。”胡古月紧张地说“张股长这回真让你给说着了这小子八成是开车“碰瓷”的怎么办”肖小华沉不住气了暴脾气上来了嚷道“他妈的我“尅”打的意思他一顿。”说着就要停车。张森急忙拦住皱着眉头急促地说“这小子又追上来了看来是想“整”事呀别去超市了往左拐去东市场叫你快开你不快开。”“张股长你看一看路这么窄车、行人这么多我快得了吗”肖小华伸冤地说。张森说“破裤子缠腿今天是被臭蚊子死死盯住了先别说别的了到了东市场把车停旁边从市场北门进去从南门出去绕到西边大街上打“的”去单位…。。“咚”……”车后又被撞了一下。肖小华像被追赶逃命的左冲右突使出浑身解数努力的提速想甩掉身后的尾巴但是车行驶还是不快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今天十有八、九是遇见“碰瓷”的了目前这种处理方式是最佳的方案。车上人都屏住呼吸除了司机肖小华不停地打舵、踩油门、踩刹车有些忙乱外其他三人不时地回头注视着后面大发车的情况不时地注视车前面的情况……。离东市场北门挺远就堵车了没办法四人下车。这时就见后面的大发车也到了。肖小华用遥控器锁车的片刻小友子冲到肖小华面前伸手抓住了肖小华二人撕巴了起来。张森、胡古月、马德明三人跑到东市场北门口不见肖小华回头一看肖小华被小友子纠缠住了张森对胡古月和马德明说“快过去掩护肖小华先走。”三人抹回头二般脚赶了回去好不容易将二人拉开小友子又和他们撕巴上了……慌忙中马德明看见肖小华没走站那哈着腰喘气那急促的对肖小华喊“你还不快走。”肖小华转身就跑……。

  好奇和刺激是人的天性古今中外不管啥时候那怕是狗打架爱看热闹的人有都是。

  不一会看热闹的人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打的电话交巡警赶到了将双方拉开经过简单询问交巡警决定将他们送到附近派出所处理。在车上张森不时地用目光无奈地扫描胡古月和马德明心说“你们两个“倒霉”蛋呀今天我是跟你们两个“倒霉”了“碰瓷”的事是让咱们遇上了。”

  在派出所里几个人被隔离开白警官和李警官先询问小友子事情发生经过小友子说“我开车不注意撞了他们的车……我可以给他们修车但是他们打我得给我看病况且他们司机喝酒了你们得处理吧。”白警官和李警官警一听有人喝酒驾车来了精神连忙询问其他几个人……。

  肖小华挣脱了小友子的纠缠经过马德明的催处提醒离开了现场向东市场北门跑去但是没跑出多远回头见张森他们三人没跟上而且还聚了一帮围观人群于是又返了回来但是没有挤进圈里远远地站在围观人群外圈一个高处观察事态的发展忽然警灯闪烁交巡警车到了肖小华大吃一惊心说“不好”觉得事态严重待交巡警将他们四个人带上警车离去后观察一下车的四周见没人注意自己悄悄的开车回家了。

  爸爸已经下班在家了妈妈还没回来。肖小华将下午的遭遇跟爸爸学了一遍……。最后问“爸你说这小子是不是想“碰瓷”讹钱那”肖小华的爸爸静静地听着肖小华的叙述听着听着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对肖小华的分析赞同地点了点头说“绝对不是撞车或者找茬打仗那么简单这里面有蹊跷。”然后严肃地说“你跟我说实话你究竟喝的什么酒喝多少酒别人还好说你涉及到酒驾、醉驾警察说到就到。”肖小华认真地说“爸二两半酒杯啤酒沫子一落也就喝半杯左右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吗就这点酒对我来说根本不算啥。”肖小华的爸爸听罢走到肖小华身边嗅了嗅感觉没啥酒味认可的“嗯”了一声暗忖“这种情况“碰瓷”讹钱的可能性太大了即使小华不是酒驾、醉驾但是也不能硬碰硬地干下去这几个孩子怎么这么糊涂现在形势这么紧上班期间饮酒是要受处分的甚至涉及到几个孩子工作饭碗子问题小华现在身上虽然没啥酒味但是保证不了化验不出来酒精找个人顶替小华或者我去顶替小华找的人或者我就说是我们开的车不行马上推翻了这个想法因为这点事警察一查就查出来弄巧成拙反而会坏事的要不让小华先躲起来等到明天身体不含酒精成分了再说不行又推翻了这个想法因为派出所找不到小华不放人明天这几个孩子上班怎么办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场。”哎呀…。。怎么办肖小华的爸爸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背个手在屋里转开磨磨了心想“难道学春秋卫国大夫石蜡大义灭亲送小华去派出所投案如果小华真的被查出酒驾被拘留了那可怎么办风险太大了可是小华不去又怎么能行哎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为了这四个孩子必须冒这个险今天晚上必须解决了。”下定决心后对肖小华说“你去派出所投案到那把事情经过实话实说我找找熟人。”肖小华担心地说“我被查出酒驾怎么办”肖小华的爸爸思索了片刻说“根据你的酒量和你喝酒的时间另外天这么热你早就折腾出汗了估计没啥问题即使有问题现在也只能赌一把了今天晚上不解决脱啦了就更不好办了我给你沏一杯蜂蜜水你到卫生间冲个澡出来就把蜂蜜水喝了然后去派出所记住速度要快。”

  白警官、李警官经过询问案情发现司机肖小华没来而且小友子说肖小华饮酒驾车向值班领导作了汇报。派出所值班领导安排警力正准备采取措施去找人肖小华自己来派出所投案了……。

  派出所值班领导安排两名警察带肖小华去医院抽血化验血液中酒精含量。

  过了一段时间去医院化验酒精含量的警察和肖小华回来了既构不成酒驾酒精含量达到忽略不计也构不成醉驾。

  肖小华的爸爸参过军在税务、城管部门都工作过现在在动迁办工作在县城也算是老人通过熟人找到派出所值班领导提出调解的请求。

  小友子看了看白警官、李警官说“我不同意调解他们给我看病我给他们修车反正我车有保险。”白警官不悦心想“这小子挺狂撞了人家车反而理直气壮。”对于他的这种蛮横态度产生了反感对于张森方面却动了恻隐之心但是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微笑地说“你看病可以归根到底不就是钱嘛。有了钱自己看病不是一样吗你看看需要多少钱”小友子把身子斜歪了一下说“五万。”李警官一听扑哧笑了白警官想笑又觉得不妥还是忍住了咳嗽了一声心想“真是讹死人不偿命。”于是严肃地说“你们之间又没有拳打脚踢仅仅撕巴撕巴你们年轻人能伤到哪去顶多表皮有些红肿。”小友子翻愣翻愣小眼睛露出了白眼根子梗着脖子说“这我都少要了再说了他们酒后驾车上班期间喝酒五万元少一分也不行。”白警官一听心想“你小子三番两次开大发车撞人家轿车人家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反而要讹人这里面莫非有其他企图”于是不动声色地问“你第一次撞了人家为什么后两次还要追着撞人家车你有什么目的”小友子听白警官这么一问就是一愣神转动小眼睛想找合适的词辩解。白警官没有给他多余的时间考虑又追问一句“你是不是想“碰瓷”呀”小友子对这个词非常敏感好像受了刺激一样腾地站起来变颜变色地说“那才不是我第一次是无意撞他们车他们不想修车我还想修车我下车找他们他们不理我没有现场保险公司怎么赔偿他们开车跑了我是又生气又着急我的车不好开的急就连撞两次。”白警官向李警官对视了一眼双方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目前还没有“碰瓷”的证据。白警官不动声色接着小友子的话说“即使人家不理你你也没必要采取过激行动也不至于发生后来的事吧你能说你没有挑起事端的责任吗况且你有“碰瓷”的嫌疑得饶人处且饶人给自己也留条后路。”李警官接着说“是不是酒驾不能说你说是就是也不能说他们说不是就不是用证据说话刚刚带肖小华从医院抽血化验回来结论已经出来了既不是酒驾也不是醉驾。”小友子听了白警官、李警官的话像傻了一样直勾勾地看着白警官沉默不语估计心里有许多疑虑过了一会底气不足地说“那就三万这回一分也不能少。”

  白警官来到肖小华的爸爸那屋对肖小华的爸爸说“人家要五万元……。。”肖小华的爸爸一听惊讶地“啊……”了一声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随即咬后槽牙说“五万太狠了吧明抢呀”白警官一笑接着说“我还没说完经过我们做工作他要三万元。”肖小华的爸爸苦着脸说“三万元也太多真要是伤到那种程度别说三万就是十万、八万的咱们该掏也得掏。”白警官笑了笑说“你看看你能出多少钱肖小华的爸爸说“给他修车、领他到医院检查一千元也用不了给它三千元足够了。”白警官想了一想说“三千元恐怕谈不下来你琢磨琢磨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肖小华的爸爸用手挠挠脑袋说“你容我想想。”片刻……肖小华的爸爸对白警官说“我去找找他们饭店老板看看能不能解决了。”胡古月、马德明、肖小华早就迷咯噔地没了章程蔫吧地在旁边坐着。张森摊上这事非常懊恼也是遇事者迷大脑一片空白在旁边一直注意着他们的谈话听肖小华的爸爸这么一说开窍了忽然想起一个人来自己的初中同学耿杰于是对肖小华的爸爸说“叔叔我找找我同学耿杰让他和小友子谈谈看看行不行。”肖小华的爸爸虽然不知道这个耿杰是干啥的但是心里明白这个时候张森提出找耿杰看来耿杰应该不是一般人于是点了点头说“好吧那你就找找试试吧我也别闲着我出去找找人成与不成一旦有结果相互通个电话。”

  耿杰初中毕业就开始混“社会”了吃吃喝喝、打打杀杀的有几年了为人做事挺仗义后来收敛了许多现在与他人合伙开个沙场做起了生意挣了一些钱算是走上了正“轨”在这个县城也算有一“号”同学聚会与张森相处的挺好。

  张森想起了耿杰估计他不会袖手旁观的。果然打通了电话张森说明了情况耿杰说“小友子我不认识也没听说过这个人不过我现在就去派出所和他谈谈。”

  耿杰与小友子谈了谈又提起一些“社会”人小友子是“油盐酱醋”不进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一口咬定三万元不松口。耿杰只得从小友子屋走出来老远见到张森摇了摇头意思说“不行没成功。”

  张森无奈地掏出手机拨打肖小华的爸爸电话……。

  其实肖小华的爸爸早就认识鸭脖王饭店的王老板只是没办过事而已这回为了孩子只得硬着头皮去找王老板王老板倒是挺客气茶也沏了水也倒了但是一接触实质就不行了王老板马上变脸了板着生硬的面孔说“车是我的小友子说三万就三万吧这就是你来了别人来少五万免谈。”肖小华的爸爸一听这是江北“胡子”不开面气得笑着离开饭店。

  来到大街上望着川息过往的人流暗忖“小友子开老板大发车撞人家车老板不但不关心小友子身体状况不关心自己的车损坏程度反而支持小友子要钱看来这里面有问题难道老板是后台真要是这样可就麻烦了。”手机响了肖小华的爸爸一看手机号是张森来电接听前肖小华的爸爸闭了一下眼睛心中默念“但愿耿杰谈成功。”张森沮丧地将结果告知肖小华的爸爸肖小华的爸爸“心”忽悠一下心想“担心的结果还是出来了。”愣一下神原打算将自己结果告诉张森但一想不行一旦说了这几个孩子心理更没底了毕竟是经历过世面的人肖小华的爸爸马上改变口吻安慰张森说“我们还可以想办法别上“火”没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给他三万还能怎么地。”挂断电话。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肖小华的爸爸脑子里还是乱哄哄的找了个空地坐下静了静脑子里搜索了片刻想了想叹了口气自语“没办法看来还得找敖大哥吧。”

  敖哥是混“社会”的。肖小华的爸爸与敖哥关系一般只是近期刚刚给傲哥办一件比较棘手的事肖小华的爸爸婉言谢绝了敖哥的答谢敖哥欠肖小华的爸爸一个人情这个时候肖小华的爸爸求敖哥怕敖哥产生想法本不想找他但是现在看来不找是不行了。于是打通了敖哥电话说明了情况敖哥在电话那边笑着说“我说老弟呀人家是靠这个吃“偏饭”不走正道挣钱的你也别叫真了听我回话。”

  小华的爸爸往派出所走的路上敖哥回话了“老弟给一万元吧都是混“社会”的相互都得给个面子要不咋整”

  总算摆平了众人松了一口气。回到家里张森晚饭也没心情吃没敢告诉父母蔫不唧的躺在床上回想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心想“这顿饭吃的真是太昂贵了直接损失一万元这件事单位还不知道单位知道了我们四人都得受处分往大了说都有可能下岗这也太可怕了。即埋怨自己放不下情面又埋怨肖小华饮酒开车还埋怨胡古月和马德明参加吃饭更恨小友子无理取闹干这种“碰瓷”的缺德事。”这一宿张森都不知道咋睡的。

  第二天张森红着眼睛上班的坐在办公室里拨通了肖小华的爸爸电话张森感激地说“昨天非常感谢叔叔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肖小华的爸爸在电话那边笑着说“这没啥既然摊上事了就别怕事想办法处理呗。”张森诚恳地说“叔叔晚上我把这一万元给你送去。”肖小华的爸爸态度坚决语重心长地说“哎呀呀这点钱不算啥钱要是多我就从你要了我这你就不用考虑了以后吸取个教训就行了。”张森感慨地说“是啊工作不饮酒饮酒不工作。”

  中午下班张森在走廊路过其他股办公室门口时就听有人讲昨天晚上10点多鸭脖王的服务生小友子开个破大发车追赶司机喝酒的车拐弯时躲闪不及撞到路旁的水泥电线杆上撞成重伤在医院抢救那……。

  这件事随着时间流逝逐渐暗淡肖小华的爸爸通过熟人找到派出所当日值班领导要答谢值班领导哈哈大笑说“这还谢啥调解也是我们的工作实际上真正要感谢的人是你自己。”把肖小华的爸爸弄糊涂了愣愣地看着值班领导值班领导低低语调说“小友子姓敖他爸爸与鸭脖王的王老板是拜把子兄弟。”肖小华的爸爸愣住了……。

  一个月后有消息说鸭脖王的王老板多次参与小友子驾驶机动车“碰瓷”被刑事拘留了。一日张森路过鸭脖王饭店时见鸭脖王饭店门关着有一张纸贴在上面上面写着出租出兑……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工作不饮酒、饮酒不工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